敦睦乡谊 促进工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加强交流 共谋发展

人物访谈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物访谈

朱拉伊: “以医带药”抢食公立市场份额
时间: 2015年10月13日 来源:秘书处 浏览次数:

长期以来,最早发现青蒿素、原料资源最为丰富的中国,一直处于全球青蒿素产业连的最底端。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公立市场,以一纸认证将中国药企隔于门外。

为了争夺公立市场的份额,新南方集团探索出全新的模式——以医带药。即,通过病理研究设计、提供诊疗方案,并搭配特定药品实现灭疟。这一模式也使得新南方集团的药品销售避开了公立市场的认证壁垒,开辟了独立于公、私立市场之外的第三个青蒿素药品销售市场。

新南方集团总裁朱拉伊在接受专访时坦言:“一开始世卫组织不是很支持,担心我们的方法会产生抗药性,后来我们通过临床试验和试点证实功效。今年五月份,世卫组织已经采用我们的方法,并对全球各个岛国推广我们消除疟疾的方法,这个是重要的转折点。”

以医带药

以房地产起家的朱拉伊,在 1978年就读于广州中医药大学,其恩师正是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、知名疟疾防治专家李国桥。

“李国桥合作开发第三代青蒿素复方的时候找到了我,我投了6000万给他做新药研发。当时我还是房地产商,但是我觉得青蒿素对治疗疟疾作用很大,不支持青蒿素研发就太浪费了。”朱拉伊回忆道。

疟疾是世界三大死亡疾病之一,一度肆虐全球,尤其是在非洲大陆最为盛行。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疟疾报告表明,2012年疟疾病例为2.07亿,疟疾死亡病例62.7万。其中80%的疟疾病例发生在非洲,目前仍旧有34亿人有感染疟疾的风险。

而治疗疟疾最有效的药物正是青蒿素。借着支持青蒿素科研的东风,朱拉伊滚动投资15亿元、着手创办了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有限公司,建成了包括青蒿资源研究、南药种植、中药饮片、化学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为主导、完整的青蒿产业链,并在2014年实现盈亏平衡。 
目前,该公司有员工两百多人,每个小时可以生产28片第四代青蒿素复方——青蒿素哌喹片。据了解,该药物已经取得40个国家的专利保护,并在18个疟疾流行国家上市销售。

跟其它药企不同的是,朱拉伊创办药企之前,就将目光聚焦到全新的药物推广模式——以医带药。通过与疟疾高发区的政府机构签订合作协议,由当地商务部采购药品、派出工作人员。药企则提供技术培训,帮助该地区建立卫生点,进而构建防御体系,消灭疟疾。最初,朱拉伊是通过援外的形式推广该模式,药品几乎免费供应。

在此之前,非洲疟疾高发区的生活环境并不好,不及时就医很容易导致患者死亡。中国在非洲成立30个抗疟中心,由于资金、医护人员、技术等问题,当地主动接受疟疾治疗的人并不多。受限于当地的医疗水平,非洲大部分地区的疟疾无法实现基本控制,也没有完善的防控体系。

朱拉伊告诉记者:“我们就通过对疟疾的发病规律、发病因素进行病理研究,然后研发出快速控制甚至是快速消灭疟疾的诊疗方案,同时调动当地治病的积极性。因为需要全民服药,这一方法也带动我们的药品销售,每人每个月吃四片药,连续吃三个月基本不会患上疟疾。”

第三个市场

在探索“以医带药”的新模式背后,国内青蒿素企业主攻的一直是私立市场,即自由零售市场。根据此前的公开数据,私立市场的市场份额仅占据整个青蒿素市场约20%。而公立市场是指由WHO、全球基金花钱购买的部分,这部分市场份额占比达80%左右。而药企想要拿到WHO的订单,就必须通过WHO的PQ认证。

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研究员向记者透露:“参与认证标准制定的都是西方大药企的代表,最后设定了非常高的门槛,国内的药企很难达标,这不仅仅是经济因素的影响。”

国内绝大多数药企拿不到认证,只能沦为青蒿素原料提供商,居于产业链的最底层。十年来,国内青蒿素市场价格出现多次“过山车”。2004年,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青蒿素类抗疟药品列为政府首选指导用药,青蒿素顿时供不应求,由此在国内掀起大量种植青蒿的热潮,价格也一路狂涨至8000元一公斤。

不久之后,青蒿素市场又迅速由供不应求转为供大于求。到了2007年底,国内市场蒿草价格仅5元一公斤,青蒿素价格也大幅跌落到1500元至2000元一公斤。李国桥告诉记者,现在国内青蒿素价格基本稳定,一公斤售价1200元左右,但是利润十分薄弱。

“原来是诺华等企业来大批量采购青蒿素,当时采购价格也比较高。但是这些企业的后来采购就没有那么大的需求量,导致供过于求。”朱拉伊向记者表示,“我们的模式就是突破了原先的世贸组织认证壁垒,我们通过治病的方式跟当地的机构合作,不需要提供认证。”

以东非岛国科摩罗为例,该地区为高度疟疾流行区,发病率在36%以上。在当地政府机构调动各地区人民参与项目的积极性之后,朱拉伊的项目组举办技术谈论会,并与当地3000多名医生展开交流,由医务技术人员对各村抗疟员进行疟疾防治、项目用药原则等相关知识培训。

随后,科摩罗四个岛屿分别开展60天内3次全民服药。并由朱拉伊的项目组推动建立全民服药后期疟疾检测体系,巩固疟疾防治成果。

截至目前,科摩罗的发病率已降低了99.5%,实现了零死亡,带虫率由原先的23%降到0.33%。下一步,该模式将牵手更多非洲国家,朱拉伊透露,他们已经跟非洲的马拉维签订合作协议了。

“灭疟方法普及之后,会有15年左右的用药高峰期,但是成功灭疟之后,就不再需要现在的抗疟药物了。所以现有的青蒿素产业链要转化研发,我们七年前就跟李国桥在研究青蒿素用于抗肿瘤,目前临床效果实验还不错。”朱拉伊进一步说道。
(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请发表评论:

表情
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